易梦人

没有板子只能指绘,

话唠,喜欢施太太,后排带徒弟影澜,文画绑定影儿。

在中华小子/恋与/aph/楚留香之间混的多一些。

是个偏bg的画手,bl会比较少,不喜欢在bg下面被刷bl,也婉拒bl下面被刷bg喔_(:_」∠)_。

抱图请留言,转图请打招呼并且标注来源喔ヽ(゚∀゚)ノ

请来勾搭我!谢谢!!

“我站在秋天的风里思念你”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我回来之前不许跟别的男子说话,不然欺负到你哭出来,知道了没?”

“你,你怎么这般霸道无理,你信不信我打你!”

“等提了亲之后,小爷任你随便打”
@兔糕子 你喜欢的暗华没人权组

龙兰/没错我还没写完

  其实正街的白天是清净的,客栈门口打了青色的几层帘子,窗前的薄纱系在一起,门口只有几个小厮打着瞌睡守着,偶尔有来客闲聊几句讨杯水喝。窗外是行人往来小贩的叫卖,街边不乏卖花的男人拉着长调子喊,也有那些公子哥儿拎着笼子来溜溜鸟儿,等着哪位娇俏的美人在楼上抛一支木花儿下来,再一个眼波流转发生点什么风流的事...但这大多是期盼,是只在小姑娘家看的画本里才出现的情节。

  唐小龙用手拄着下巴,百无聊赖的往窗口下瞥去,三个人从少林寺出发来到这里办事,结果他却是最先到的一个,开封府尹家的公子可不缺钱,大手一甩就在客栈定了间顶不错的房子,然后他所需要做的就是待在这儿,等小兰跟小龙那两个路痴找到他。

  空气中浮动着昨夜点燃的香由混着脂粉的腻,微凉的清晨留着一股湿气,街旁的那片大湖水汽朦胧,撑船来往的船夫像是入了画一般...

  真是种享受——

  不知道多长时间都没有这么享受过生活了,即便如此悠闲,少林寺给他定下的生物钟依旧是雷打不动,于是他看着手里的茶杯由热变凉,再换热,唐小龙终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紫色的身影,那个人左顾右盼,站在尚不热闹的街道上也显得如此扎眼。

  然后唐小龙伸手掐了窗子旁花盆里长的最好看的一把花,朝着那个方向打了下去。

  “等会估计本公子还要挨顿揍”

  他打了一个哈欠,推着鼻梁上的眼镜,懒懒的扯开嗓子,对下面说道:“早啊——兰大小姐——”

卧槽听说云梦要出幼体萝莉了啊啊啊啊啊啊暗香成男组队跟我去偷小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磕爆给我偷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